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大别山红色旅游网 > 红色故事
老红军梅少卿的“约法三章”
发布时间:2017-08-29 浏览次数:113 来源: 大别山红色旅游网 作者: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胡遵远 【返回首页】

梅少卿,安徽金寨沙河人,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新四军第二师五旅十三团政治处主任兼总支书记、独立旅三团政治委员兼党委书记,华东军区第三荣军学校政治委员兼党委书记、第十医院政治委员兼党委书记、华东军区后勤政治部组织部长、后勤部军械部政治委员兼党委书记,华东军区后勤干部学校政治军委兼党委书记、沈阳军区防空军政治部副主任、干部管理部部长、广州军区空军干部管理部部长(正军级)等职。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

老红军梅少卿认为,干部部是党委的办事机关,是党的干部路线的具体贯彻执行者,因此,应该努力把干部部办成“干部之家”。而要做到这一点,干部工作者就都要切实增强全心全意为广大干部服务的意识,成为干部的知心人、贴心人。为此,他对下属制定了约法三章:第一,要坚决贯彻党的德才兼优的干部工作路线,坚持用人唯贤的原则。在空军与防空军两个兵种刚刚合并的情况下,特别强调要搞好内外团结,对所有干部都要一视同仁,不搞亲疏厚薄;第二,要树立立党为公、为政清廉的思想作风,坚决克服那种认为做干部工作、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吃请、不受礼、不看人办事;第三,要尊重、关心、体贴干部,对过往和来访的干部,要热情接待,态度要和霭可亲,并积极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坚决摒弃干部部门“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衙门作风。

梅少卿是这样要求别人的,自己也是这样做的。他从沈阳空军调到广州空军工作时,按理说自己是干部部部长,他爱人又是1938年参加工作的老革命,加上他身体不好,随同调动、安排个好工作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可当干部部主动提出来为他爱人联系、安排工作时,他却说:“现在地方上安排工作比较困难,许多部队、机关的干部家属工作安排长期得不到解决,我如果利用职权先把自己爱人的工作安排得好好的,别人会怎么想?”就这样,他不让组织出面替他爱人安排工作,自己生活坚持自理,吃饭到食堂买,部队发什么穿什么、供应什么用什么,自己还经常打草鞋,床上用的仍然是在部队时用的粗布被子。直到半年后,他的爱人才通过地方系统联系,调到广州工作。

梅少卿同志始终保持艰苦奋斗的工作作风,每天早上六点多钟就赶到办公室上班,直到晚上十点钟以后才回家休息,节假日也是一样,同志们都说:“办公室就是梅部长的家。”

梅少卿同人民群众同甘共苦,从不要特殊照顾。大家感动地说:“梅部长不但不搞特权,而且连应该享受的权利都不用。”他在任广州军区空军干部部部长时,到广州和广州附近的部队检查、了解工作,坚持做到不是紧急情况不用小车,能步行的不坐公共汽车,从不坐公家的汽车办私事。有一次,他到一个团去检查工作,驻地离团部有35里路程,助理员安排他乘坐汽车去,他却说:“就不要用车了,这里距离团部近,我们走去。”说完,便带领助理员出发了。30多里路程,他拖着伤残的身体走了5个多小时,到团部时已经是下午了,错过了部队的吃饭时间。团政委问:“首长,您吃饭了没有?”“我们带点干粮在路上吃过了,赶紧召集大家开会吧!”梅少卿回答说。他为了不给下级添麻烦,明明没吃饭却说吃过了。

梅少卿是老红军,又是乙等甲级残废军人,身患多种疾病。可是,生活上他从不要求特殊照顾,部队发给他的残废军人证也从来没有使用过。“四人帮”横行时期,市场供应紧张,秩序也不好,他和大家一样艰难地排着长队去买米买菜。1981年,广州军区向部队的老红军、老干部增发了一种红色的“优待证”。“优待证”规定:持有此证者,可以免费进入公园,可以优先在影剧院购票;在市场买鱼、买肉可以不用排队……然而,他的“优待证”却一直沉睡在抽屉里。逢年过节,地方政府也向老红军、老干部增发鱼、肉、禽、蛋等一些票证,但是,他总是把这些票证夹在“优待证”里,从不用它。有时候,他连续跑了几个市场也没买上菜,但是,他宁可空手回家,也不愿享用“优待证”上规定的特殊照顾。

分享到:
걾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