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大别山红色旅游网 > 红色故事
刘邓大军千里挺进大别山后取得的第一个重大胜利——高山铺战役
发布时间:2017-09-04 浏览次数:124 来源: 大别山红色旅游网 作者: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胡遵远 【返回首页】

今年是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的70周年。70年前的1947年夏,刘邓大军主力千里长驱,直入大别山,把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揭开了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的序幕。蒋介石急忙调集重兵追堵,企图乘我立足未稳予以“聚歼”。

10月初,蒋介石在大别山北麓集结7个整编师,对我军进行合围,而在山南地区仅留少部兵力守备。针对这一情况,刘、邓留2个旅在商城、罗山地区伪装主力迷惑敌人;野战军主力则乘虚南下,克黄安(今红安)、占武穴,横扫长江北岸300余里。江北的隆隆炮声使蒋介石异常惊恐,误以为刘、邓主力即将南渡长江,慌忙调兵围堵,其中整编第40师及整编第52师82旅由浠水沿公路向广济兼程前进,向我侧背进攻。

敌整编第40师原为第40军,是蒋介石西北军的“精锐”部队,全部美式装备。该敌自豫北一路跟至大别山,充当了“追剿军”的急先锋。当时,我南下大军连续行军极度疲劳,非战斗减员严重。部队为便于机动,重武器和车辆已掩埋或炸毁。故该敌更加骄狂,进入鄂东后孤军冒进,尾我第1纵队不放。

刘、邓决定抓住战机,集中10个旅伏歼该敌。为选择有利地形作战,55岁的刘伯承亲自登上鄂东三角山勘察地形险要,决定在敌必经的、地形对我有利的蕲春县高山铺以东峡谷地带设一个“口袋阵”,杀它一个“回马枪”,在运动中歼灭这股顽敌。

野战军司令部以第1、第6纵队为第一梯队,由1纵司令员杨勇、政治委员苏振华统一指挥,1纵在高山铺的南、东、北三面占领制高点,布成袋形阵地;6纵尾敌跟进,从后面捅上一刀,扎紧口袋;中原独立旅诱敌钻进“口袋阵”;2纵为预备队;3纵4个团进至广济以东待机,主力在皖西钳制桂系2个师。

10月26日拂晓,天上下起了毛毛细雨,中原独立旅派出小分队扮成游击队,沿公路边打边退,引诱、迟滞敌人。小分队精心设计的“老套筒”“破三八”“汉阳造”杂乱枪声和破烂的杂色衣着、混乱的行军队形,使敌人确信这是小股游击队,遂放松警惕,大摇大摆地沿公路前进。

1旅接到纵队命令时,全旅高度分散,一时难以集中。部队自进入敌占区腹地以来,无后方依托,所有物资补给都要靠自己解决。当时,1旅正在广济方圆数十里区域发动群众、筹集粮款和部队急需的冬衣。旅长杨俊生令旅司令部迅速用电台、骑传、军号通知部队向高山铺疾军,部队边走边集中、边走边动员。

26日拂晓,1旅接到通报,敌40师已逼近高山铺。旅长杨俊生当机立断,让战士将背包、炊具等非战斗物资放在路边,留下伤员看管,部队轻装跑步前进。

8时30分,1旅2团1营占领蚂蚁山西南无名高地,刚部署就绪,敌前卫部队即到达,并对无名高地展开抢夺,被1营打退。1团赶到时,敌先头部队已进至洪武垴西山腰,1团5连先敌抢占山顶,将敌击退。1团7连的一个排也随即占领界岭制高点。

洪武垴和界岭是敌通往广济咽喉要道上的制高点,也是我必须坚守的堵击阵地,敌我争夺十分激烈。敌在飞机、大炮掩护下,以整连整营兵力,连续向1团5连占领的洪武垴阵地猛攻。5连打退敌多次冲锋,因自身伤亡过大,而此时团主力尚未赶到,阵地又被敌人夺去。11时许,第4连赶到,在第7连的火力支援下,夺回了洪武垴主阵地。午后,1旅后续部队陆续赶到,不断加入战斗,战士们像钉子一样钉在敌东进的各山头要点阵地,把敌人死死关在清水河峡谷之内。

当天,中原独立旅和1纵59团亦粉碎了敌夺占茅庵山、大寨山之企图。6纵第49、第54团各一部组成的先遣队,在17旅参谋长宗书阁的指挥下尾敌前进,于当日黄昏占领了马奇山、李家寨山,适时堵住了敌人的退路,6纵主力正冒雨兼程前进。1纵第2、第19旅也正连夜向高阳山、父子坳方向急进。

26日夜,1纵2旅(欠4团)、19旅相继赶到伏击位置,协同1旅由东面、北面的洪武垴、界岭、蚂蚁山、子女山等阵地,中原独立旅由南面的茅庵山、大寨山等阵地,从三面对敌形成包围。口袋已经形成,就等6纵主力赶到,从背后扎紧口袋了。而此时,6纵还正在赶往高山铺的路上。

刘、邓首长原定总攻时间是27日上午11时30分。但到了上午9时,1纵司令员杨勇接到1旅杨俊生旅长的电话:“敌人溃退了,我已命令2团出击。”杨勇拿起望远镜,只见敌人在2团的攻击下惊恐万状,队形混乱,纷纷向后溃退,整40师已呈败象,杨勇决定趁敌混乱,立即发起总攻。1纵各旅和中原独立旅从三面,居高临下如猛虎下山,冲入敌战斗队形。

在敌后“扎口袋”的6纵先遣队——49团主力和54团2营立刻感到了沉重的压力。敌潮水般向西撤退,涌向先遣队坚守的马奇山和李家寨山阵地,倾其全力夺路逃命。先遣队奋起抗击,部队伤亡很大,战士们的弹药也快打光了。17旅参谋长宗书阁忧心如焚,此时纵队主力还是未赶到。54团2营的李家寨山阵地被敌人攻占,宗书阁刚要让49团增援,望远镜里突然出现一支部队冲上山头。“18旅终于到了!”宗书阁的眼睛都湿润了,他立即命令部队全线出击。

我军以排山倒海之势扑向敌人,敌拥挤在10里长谷,东窜西逃,田埂上、山脚下,凡是有空隙的地方都拥满了四散逃奔的溃兵。人、马、炮、车挤在一堆,乱冲乱撞,乱喊乱叫。许多人摔倒不及爬起便被活活踩死。

战斗至午后胜利结束,共歼敌军12660人,其中俘敌9560人,并缴获大量的作战物资。当我军押送俘虏撤离战场时,蒋介石还从武汉派来飞机,在高山铺上空投下大批馒头、烧饼,支援其“精锐”之师“战斗”。战士们见敌机空投差不多了,无数挺机枪对空开火,一架飞机中弹起火,撞到山坡上摔得粉碎。在山野里捡大饼、馒头的战士们一片欢呼!

高山铺战役是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后取得的第一个重大胜利,对大别山根据地的创立具有重要意义。10月29日,毛泽东亲自拟稿,以中央名义致电刘、邓,庆祝在高山铺地区歼灭敌40师及82旅之大胜利。(本文参考了王鹏恩、罗正等同志的有关文章)

 

作者简介

胡遵远,现任安徽省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党组书记、局长,曾任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法制办公室主任、地方志办公室主任,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县广播电视台台长。先后被授予“全市服务工业发展先进个人”、“全省文化体制改革工作先进个人”、“全省广播电影电视系统先进个人”、“六安市优秀政协委员”、“六安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等光荣称号。

分享到:
걾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