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大别山红色旅游网 > 红色诗词
红安的眼睛(组诗)
发布时间:2016-06-27 浏览次数:512 来源: 人民日报 作者:刘益善 【返回首页】

红安的土地

 

这是一片普通的土地

在中国这样的土地到处都是

山垇的瘠土不生长财富

高崖的陡峭悬挂着贫穷

真正是斗笠般的田畴哟

低矮的茅屋里只能走出

黑手黑脚的造反者

 

梭镖大刀长矛的兵器

暴动在那个冷凄的夜晚

飘动的红色标识带

蘸着血火与硝烟

写这块土地的第一页履历

 

诗人的避讳我无法绕开

要准确地写出这块土地

我要让数字入一次诗

为了人民共和国的诞生

这个县死了十四万人

其中有二万二千五百五十二名烈士

这里走出了三支红军队伍

这里出了二百二十三名将军

这里出了两任国家主席

 

将军们骑马走了之后

主席们没有再回来

纪念碑高耸在蓝天

陵园花木蓊郁翠碧

还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哟

他们静静地和共和国站在一起

看着陵园的花开与花落

 

铜锣

 

颂歌已经唱了许久

大别山腹地的红安

红安的一面铜锣

举在高大的赤卫队员手中

被激越豪放的诗句

擦得闪闪发亮

像一轮红日

 

那首民谣

那首 铜锣一响

四十八万 男将打仗 女将送饭

印在书上流传口上

年年清明 静默的致敬时刻

被人念起

念起就望见

高大的赤卫队员举着铜锣

 

我见到那面铜锣了

革命文物陈列馆里的铜锣

很朴实很暗淡很久远

历史的烟尘染得很严峻

在回忆在深思令人肃然

 

我站在铜锣面前久久不语

铜锣是老区一只圆睁的眼睛

我突然觉得颂歌并不足以描述

那嘡嘡的声响

八十多年前使四十八万人暴动

八十多年后使六十六万人奋起

 

第七十二名

 

村里有个老人死了

全村人都为他送行

县里省里北京的

都来悼念他的英灵

他是村里的普通农民

他是村里第七十二名红军

 

村里人在好多年前

送走了他们七十二个

共和国诞生的一个早上

村里回来一个老兵

他们呢,那七十一个呢?

家乡的青山瞩望

老区的流水发问

 

老兵默默地俯首

躬着满是伤痕的腰身

从此他晨起赤脚下田

暮归时牵牛肩犁

走过田埂

战场上未流尽的热血

洒在田野

绽一畈红花殷殷

红军时尚存的汗水

浇在故土

长一片丰收告慰乡亲

 

几年后才知他是红军团长

肩负七十二人的追求

记着七十一人牺牲前的叮咛

老人皓首不绝的奉献

写下一代人的精神

 

新四军茶园

 

四月的茶园摇曳少女

茶树很绿很绿

绿遍大别山的岭岭坡坡

少女很红很红

红成一片烂漫的山花

四月开始采新茶

茶园和少女构成风景

 

击退反动派的一次次进攻

山坡成了劫后的土地

树倒了山焦了战友牺牲了

热血把土地染得好湿

司令员踏着静悄悄的阵地

默默地举起了修工事的镢头

 

一把把镢头举起

一颗颗茶籽播下

浓郁的硝烟还未散去

大别山的土地就开始孕育

嫩锐的芽尖朝上伸展

 

队伍突围出去了

战士又倒下许多

只有山坡还在

只有茶籽还在

在战士流血的地方

茶叶长得很茂盛

采茶的少女开成红花

 

四月的茶园摇曳少女

年年清明采摘新茶

漫山遍野碧绿的思念

种茶人播下的种子年年发芽

分享到:
걾С˵